加入我們
加入我們
2022 3月18日 媒體報導

疫情增生命科學認知 內地和香港對人材需求熱切 (JobMarket求職廣場)

P.1-2 of JobMarket interview
P.3 of JobMarket interview

(JobMarket求職廣場2022年3月18日) — 疫情下,生物科技的需求不斷上升,香港科技園內便有超過五十家的生物科技初創公司。有指愈來愈多公司投資生物科技業;同時外資進軍香港,帶來大量就業機會,包括非生物科技專業職位。有意入行的年輕人可先在企業實習,體驗業內人士的工作。由香港生命科技青年會開辦的「生命科學夏季實習計畫」,讓學員可在香港或上海的生物科技公司實習,更有機會接觸業內精英及高層管理人員,了解業內前景,並擴展人際網絡。

疫情下,藥物、疫苗及檢測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,比起從前我們對此毫不認識,現在每人也是「疫下專家」。香港生命科學青年會執行總監黃槿(Ken)認為,疫情使大眾留意生物科技,愈來愈關注該科技對人們的影響。在這疫下新常態生活的年輕一代,如何能把握機遇,化「疫」為機?

生命科學與生活息息相關

顧名思義,生命科學與生物、性命相關,其中一家開辦生物科技課程的本地院校香港科技大學回覆指:「生物科技是以生物系統所創造的技術去解決日常生活所遇到的問題。簡單來說,生物科技其實都是基於我們把一些細胞裏的DNA改良,而這個程序就稱之為生物工程。」

生物科技行業發展日趨蓬勃,亦早已成為香港重點發展項目之一。香港科技園內有超過五十家生物科技初創公司,為修讀生物科技課程的畢業生造就了不少工作職位和創業良機。科大表示,港交所自2018年推行上市改革,制定了「第十八A章生物科技公司」,容許未有收入生物科技公司來港上市,現時已共六十七家醫療健康公司上市。 Ken又表示,雖然跟歐美國家相比,香港在生物科技發展上仍未成熟,但河套區卻是一大機遇,他更曾聽聞有藥廠有意在香港成立分公司。「假如愈來愈多內地企業、外資企業及本地初創在香港發展生物科技,不單對生物科技相關專才有利,他們更能提供不同的工種。」

除香港外,內地亦積極發展該行業,「近年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亦充分帶動創科發展,生物科技是其中的重點項目之一,因而對區內生物科技人材需求熱切,其中以高科技科研公司、醫療藥業和保健等行業為甚。特別COVID-19疫情期間,我們需要的藥物、快速測試劑和抗疫用品等等,大部分來自大灣區的生物科技公司負責研發、製作和供應給本港。」

向精英學習 精益求精

科技大學理學院理學士(生物科學)課程,主要教授學生有關生物科技發展的最新理論,技術和實用知識,主要專注於生命科學的應用層面。課程內容着重研究與生物科技產品相關的課題、涉獵開發及製造等範疇,包括大健康產業、醫藥、化妝品、個人健康產品、農業產品、食物及保健器材等,為學生提供堅實的現代科學理論訓練,並教授學生生物科技產品研究、開發及製造所需要的實際技能。

實習是大專生不可或缺的學習過程,大多院校會與企業合作,讓自家學生有優質的實習機會,例如上述的課程也會為三年級學生提供暑期實習機會,安排他們到科技園或其他生物科技公司實習。

如學生有意自行尋找實習機會,市面上也有不少選擇。「生命科學夏季實習計畫」(下稱實習計畫)今年已是第四屆,該計畫由香港生命科技青年會(Hong Kong Life Sciences Society,簡稱HKLSS)舉辦。HKLSS於2019年由南豐集團成立,旨在推動生物科技的發展,培訓年輕生物科技人材,並給予他們持續學習的機會。其執行總監黃槿(Ken)表示,實習計畫為期六星期,共六十個名額,本科生或研究生也可申請,成功申請學生可獲安排到香港或上海的生物科技企業實習,「我們在部分周未也會安排聯誼活動,學生可有機會接觸生物科技企業的CEO或CFO,擴大自己的社交圈子,並了解行業情況、合適畢業生的職位等。」現任香港南豐集團董事長,前香港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也曾是其中一位講者。Ken亦補充,學生須支付二千五百元用作按金,完成實習後還全額退回,「假如你前往上海實習,我們更包食宿,實習更會支薪。」

有趣的是,不少人認為理科是較多男性,但就Ken所見,原來不少申請者也是女性。他統計過,約百分之五十五至六十為女性;而本地生與非本地生的比例約是七三比,同樣是女性為多。他估計,其原因在於不少女性在中學時修讀生物科有關。不過,成功申請與否與性別沒有關係,相反,他認為性格及課外活動較重要。他更強調,研究生不一定較本科生優勝,「不少香港本科生的軟技能能力相當高,擅長分析。」因此,本科生也有機會成功獲選。

實習雖然有用,但假如能從經驗豐富的業界精英身上學習,必定獲益良多。HKLSS的「師友計畫」便邀請生命科學及生物科技相關行業的業界專家、年輕創業家和資深管理層,帶領學員深入了解生命科學。學員能夠在建立人際網絡之餘,裝備自己的職場技能。「這個機會相當難得,因為學員可以跟隨導師一年,有甚麼問題都可以問他。」Ken亦提及近年經常在電視及新聞出現的袁國勇教授也曾擔任導師。

醫療相關出路多

Ken指,生物科技範疇的出路比以前多,「從前大多人畢業後從事教育、化驗及研究相關工作,現時業界轉變,醫療、檢驗、非政府組織等也屬生物科技的出路。」科大亦指,修讀科大理學院生物科技課程的畢業生,部分會選擇投身香港科技園內的生物科技初創公司,亦有不少選擇創業。「他們會從事需要受過專門職業訓練的行業,包括大型健康產業、醫療保健、生物科技及教育業,選擇於國際藥廠或提供生物科技產品或服務的機構工作,例如基因排列或測試等等。另外,政府及私營機構均為生物科技的畢業生提供充足就業機會。」